杀童案嫌犯袭击下的空巢村:留下的多是老人孩子

作者:     来源:网络      浏览次数:      发布时间:2016-04-27

案发村庄

显得空荡荡的马桥村。 澎湃新闻记者 袁杰 图

  江苏邳州杀童案嫌犯徐增志手中的血债,由2死4伤增至3死6伤。

  据邳州警方通报,经审查,邳州“4·24”杀人案件犯罪嫌疑人徐增志交代,因怀疑邻居挑拨导致其妻离家出走,徐增志于4月24日用器具将邻家儿童致2死4伤后,又窜至相邻的宿迁市其岳父母家中,将岳父母及其孙子打伤,其岳父经抢救无效死亡。

  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记者调查发现,徐增志家庭有家暴传统,长期形成的暴戾脾气,加剧了与妻子、亲戚、村民之间的矛盾,可能是让徐增志连犯血案的原因之一。

  案发现场,徐增志正是在这里袭击了卢其银夫妇和一岁多的孙子。 澎湃新闻记者 袁杰 图

  两起血案均为钝器敲击头部

  4月26日中午,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记者来到了徐增志岳父母居住的江苏省宿迁市宿豫区黄墩镇马桥村。虽地处宿迁境内,但马桥村位于宿迁和邳州交界处,距徐增志的住处徐口村车程仅20公里左右,开车需20-30分钟。马桥村向东走一公里便是狭长的黄墩湖,沿着黄墩湖北上,过了一座大桥,即可到达徐口村。

  徐增志岳父卢其银家位于马桥村一片树林后。卢其银家位于一个小坡上,被警戒线围住,门口停了几辆警车,格外醒目。

  家住卢其银家斜后方的刘桂珍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4月24日下午4点40分左右,她隐约听到卢其银家传出“救命”的呼喊声,便赶过来查看。

  和她同时赶过去的还有卢其银家隔壁的一位老太。老太拄着双拐,行动不便,说听到卢其银院子内有打砸的声音。她们赶到卢其银家院子后发现,卢其银倒在地上,头上有个窟窿,脸上和胸前全是鲜血,地上也流了很多。卢其银的妻子坐在凳子上,沾满血的右手捂着脑袋,左手抱着一岁多的孙子,孙子的头上也有个窟窿。

  闻讯而来的村民们将卢其银扶起来。据多位现场目击者表示,卢其银当时有意识,眼睛也睁着,但无法开口讲话。卢其银妻子告诉众人,是小女婿(徐增志)袭击了他们。

  当日下午5点多,村民中有人报了警,有人找电动三轮车将伤者往附近医院送。

  据中新网报道,24日晚间6点多钟,宿迁市人民医院接到三名伤者。三人均受钝器打击,其中,卢姓老人当晚便不治身亡,一岁左右的孙子仍在重症监护室抢救。

  卢其银妻子情况稍好,目前在黄墩镇医院治疗,仍处于昏睡状态。黄墩镇医院护理部护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卢其银妻子脑部有多处外伤,经过治疗,目前情况稳定。

 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,徐增志在两桩血案中,无一例外地用钝器袭击了受害者的头部。

  家暴女婿与岳父家的矛盾

  多民徐口村村民曾告诉澎湃新闻,徐增志家庭有家暴传统,其父曾将其母打得离家出走,其兄也因家暴喝农药自杀。徐增志本人也有家暴史,今年春节期间,他还在大冬天将妻子扒光衣服,在院子里向其身上浇冷水,妻子随后带孩子离家出走,至今不知去向。

  长期在家暴氛围中生长的徐增志,被村民认为有暴戾之气,和亲友多有矛盾。

  徐增志岳父卢其银所在的马桥村村民黄传学告诉澎湃新闻,自己家住卢其银家斜后方,和卢其银有些来往,对其家事较熟悉,徐增志和其岳父母之间一直有矛盾。

  黄传学称,卢其银共有三个女儿,小女儿嫁给了徐增志。当年,徐增志和妻子在打工时相识并相恋,属于自由恋爱,这在20多年前的马桥村非常罕见。

  黄传学说,卢其银夫妇起初非常反对这桩婚事,但小女儿不顾劝阻,跟着徐增志去了邳州生活。不久后,卢其银夫妇曾去过邳州,想把女儿找回来,但未有下文。

  此后,卢其银夫妇逐渐认可了这桩婚事。但是,作为卢其银三女婿的徐增志,这些年来很少来马桥。卢其银夫妇也很少向外人提起徐增志,也没有在外人面前评价过徐增志。

  家住卢其银家南边不远处的李琴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大约半个月前,她看到徐增志来过一次,骑着电动车,显得有些急促。后来,她在远处看到徐增志和卢其银儿子有肢体冲突,“两人互相推来推去,而且在对吼。”

  卢其银家附近多位村民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半个月前那一次,徐增志是来找老婆的,但是没有找到,便指责卢其银家把他老婆藏了起来,想逼他们离婚。

  多位村民称,今年以来,他们都未曾看到徐增志老婆回过马桥村。徐增志老婆很早之前就想和徐增志离婚,但徐增志一直没有同意。

 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,徐增志被徐口村村民反映有严重的家暴倾向。徐增志老婆于今年过年前带着小儿子离开徐口村,至今去向不明。

  据邳州警方在案发后通报,徐增志称其怀疑邻居们挑拨导致其妻离家出走。另据澎湃新闻4月25日在徐口村了解到,有邻居在解救被虐待的徐妻时,曾指责徐增志外面有小老婆,这或许是徐增志认为邻居“挑拨”的因素之一。

  遭遇血案的 “空巢村”

  宿迁位于江苏北部,1996年成为地级市,经济在江苏相对落后。澎湃新闻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马桥村虽然有四五十户人家,但村子里人并不多,很多户人家大门禁闭,有的锁链生锈,透过门缝望进去,院子内杂草丛生。

  据村民介绍,这个村子目前住的人不多,青壮年大都出去打工了;也有的房子荒在那里,全家搬到城里居住了,剩下的几乎都是老人和小孩。

  这个典型的“空巢村”,被树林和农田包围。

  4月26日下午,澎湃新闻记者在挨家挨户询问了该村所有在家的村民后得知,没有人看到徐增志是什么时候、以什么方式进村的,也没有人看到徐增志是什么时候、如何逃离案发现场的。

  澎湃新闻记者了解到,除了左手边的隔壁拄拐老太,卢其银家右手边常年无人居住,正后方同样如此。

  随着案情的进一步披露,徐增志连环作案的时间节点也逐渐清晰。

 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,有徐口村村民曾在4月24日下午3点多看到徐增志,满脸通红地骑着电动车往村东方向匆匆离去。

 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,村东方向不远便是270省道,沿着270省道往南走20公里左右,即可到达卢其银所在的黄墩镇马桥村。

  当天下午4点40分,也就是徐口村村民最后一次看到徐增志一个多小时后,卢其银一家三人被发现倒在了血泊中。这与警方通报的情况基本吻合。

  当晚11点半左右,徐增志在北京南站被北京警方擒获。目前,该案还在进一步审理中。

<
最新文章